返回列表 发新帖

[文章分享] 凹凸世界派厄斯的脚下世界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12 天
连续签到:1 天

11

主题

22

回帖

88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38492

积分信息:
浮云:915
金钱:14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21-6-18

在线时间: 37 小时
最后登录: 2024-6-12

联系方式:

发表在  2024-1-21 16:33: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放学后,百无聊赖的银龙回到家打开了二战风云2,他虽然擅长打后期战,可无论怎么努力发育,后期也压根打不过旁边两座城池内的氪佬和肝帝。

面对对方的满级军备己方完全不是对手,眼看着对面的魔爪准备伸向自己的城池,银龙却想不出任何对策。

有句话说得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计谋都毫无用处。”

银龙大脑飞速运转后,他想到了一个人“派厄斯”。“面对敌人的满级军备,自己的军备毫无还手之力,看来又要麻烦他了嘛?”

“派厄斯,在吗?”银龙试探性地呼叫着派厄斯,随后一句带着些许不耐烦的男声响起。“你最好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喊我。”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银龙的身体微颤一下,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他赶紧和派厄斯说明了这边的情况。

“就...我旁边的两座城池他们的军备等级远高于我,我完全不是对手,想请你帮个忙打败他们或者和他们交涉让他们放弃对我城池的进攻。”银龙一边说着,一边戳着手指。

“帮忙?交易的意思吧,那我帮你打败他们,你能给我什么?”派厄斯的语气不咸不淡,让银龙压根无法判断他的心情。

“我...我...”银龙似乎也没有想过他会这么问,一下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就等你想好了再来找我吧。”眼看唯一的希望快要溜走,银龙咬咬牙“我...只要你能帮我攻下他们的城池,里面的战俘平民啥的全部归你,随你使用!”

“好,成交!”派厄斯果断答应下来,立刻进入了游戏中。

“要不再商量商量?”....银龙以派厄斯可以随意使用战俘平民为代价,才让他同意帮这个忙。

战场上,一道红光从天空坠落,红光散去,派厄斯拍拍身上的灰尘观察这四周。

看见身后的城池上标注着银龙的名字,那从前面驶来的坦克和士兵就是敌人了!

领头坦克中的人貌似发现了朝着他们走来的派厄斯,对身后的军队挥手示意停止,目光警惕地盯着派厄斯。

“你是什么人?”那人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着派厄斯,派厄斯被他的目光打量着有些不爽,不过想到银龙拜托他的是先交涉,实在不行再攻击,还是先按捺住了自己的脾气。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现在就会转头就走。”派厄斯的话让他们都震惊了,有几个人好奇的上下打量着他。

“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那个人似乎有些没听清楚,派厄斯已经有些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身为原初天使的他好声好气地和他们交涉,结果还没听清楚自己的话,强压住怒火对他们说“你们如果再不滚的话,全都得死在这里!”

“噗~哈哈哈哈哈”他们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哥们儿你脑子有问题吧!你难不成说一个人能全歼我们?你知道我们有多少人吗!”“不行了,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兄弟,我们放你一马,不杀残疾人,噗~脑残也是残”

被这么多人侮辱与嘲笑让他的脸彻底阴沉下来,随机深吸一口气,面色又变了回来“你们呐,总喜欢把好消息,变成坏消息,也怪我,说话太客气了!”

“哈哈哈哈,不行了哪来的中二病,快来个人给他拖走!”“哈哈哈,还拿着长矛,你以为你是斯巴达还是银河棒球侠火主?”几个士兵忍着笑从坦克上跳下来想把他架开。

“派厄斯之矛!”滔天的怒火让他直接一矛透出,直接将三人贯穿后又穿透了几百辆坦克。

笑容凝固在他们脸上,机械般地扭过头去,发现本来旁边的一列坦克现如今消失地无影无踪。

脸上僵硬地笑容逐渐被惊恐所代替,他们不敢再有丝毫犹豫,立刻将坦克炮口对准了他。

他笑了,一脸轻蔑地笑了,对方回到了坦克上才略微安心了些松了口气,惊恐随后化为愤怒,“开炮!”

“轰轰轰!”炮弹雨撒向了派厄斯,那个人报复似的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出恐惧,可却丝毫看不出他脸上的俱意。

一轮炮弹雨结束,派厄斯本来站立的地方黑烟滚滚压根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可不知为何,领头的士兵却在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突然,似乎在黑烟中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而且那道身影还在慢慢变大,很快滚滚黑烟已经无法遮盖住他的身体。

“怎...怎么可能!”领头士兵目眦欲裂“他真的是人类吗?”

“呼~”派厄斯轻吐出一口气没有回答,回答他的是一只遮天蔽日的灰底鞋,“咚!”

巨大的声音伴随着剧烈的震颤冲击着他们的心态,只一脚,就有数十辆坦克被狠狠地踩进了地里。

似乎是为了报刚刚的羞辱之仇,派厄斯不但没有抬脚,而是直接在地上蹍动着脚尖,“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垃圾,竟然敢这么侮辱我,你们有一个算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似乎还是觉得不解气,又在被砸扁的坦克上踩了几脚。

似乎是消了点气,他扯出一个嘲讽笑容来“不好意思啊,有时就是管不住我这暴脾气,你们应该不会介意吧。”

“不过你们还是得死,而且不止你们,就连你们城池中的所有人都得死。现在嘛,就是猫抓老鼠了!”

抬起脚后又是一脚重重地踩了下去,“咚!”这一脚从脚尖到后跟全都踩到了坦克上,伴随着令人牙酸的钢铁扭曲声,五十几辆坦克被一脚踩扁。

“嗯~这下脚感不错,看来你们人类还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不过用来给我按摩脚底,做我的脚玩具倒是不错。”

“轰!”不知道是谁对着派厄斯开火,一发炮弹射在了派厄斯的膝盖处蹦出一颗火花,这时他们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驾驶着坦克手上还有武器。

随即坦克的炮口和步兵的枪口全都对准了派厄斯,“呵~还想继续抵抗嘛?倒是有点意思。”

派厄斯还在慢慢变大,黑红的瞳孔有些戏谑地看着地上的坦克与小人“他…他是不是一直在变大?” “快逃!不然的话我们肯定会被踩死的!”

人类自古以来就是这样,遇见弱者就加以欺凌,遇见强者就心生畏惧,本来嚣张跋扈的士兵看见了他们难以理解的事物,纷纷打起了退堂鼓。

“不准后退,谁退一步立刻击毙!别忘了你们的家还在城池中!”这个人是这支军队的副首领,他几乎是明晃晃地用家人来威胁他们。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该我了!”

“咚——!”又是一脚,无情砸下,根本没有经过任何特别的筛选和瞄准,此刻只有将脚下的军队全部踩死的想法。

只是单纯想要将他们和敌方城池里的每一条生命都清扫碾平,因而此刻,派厄斯也仅仅只是将他的目光紧紧锁定在地上那一辆辆坦克身上,随即便是本能地挪动起他的脚,就像是在踩碎路边虫子一般地对准坦克群径直狠狠地踩下!

这种感觉,对于派厄斯而言简直可以用爽来形容!

就以人类所造出那脆弱不堪的军备,派厄斯哪怕就只是凭借着这双鞋本身的在重量,就能够将他们当场碾爆压烂了。

可想而知,在他有意发力的碾踩之下,脚下的坦克以及其中的士兵的下场可究竟将会是怎样的血腥和悲惨呢。

就像给罐头很大压力,里面的东西就会从能流通空气的地方被挤压出来一样,坦克中的士兵们夹杂着血液的肉酱从炮管缓缓流出。

尽管他们全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也见识过许多血腥的场面,可在派厄斯纯粹的杀意,以及恐惧的冲刷下,这个画面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许多人都干呕起来。

“咚!咚!咚!”又是三脚踩下,随着体型变大,每一脚都能踩扁更多的坦克,只是这么一会儿,就有将近五百辆坦克变成了派厄斯鞋底的垃圾,甚至还有些坦克正好卡在鞋底的纹路中。

派厄斯皱皱眉,有些厌恶地晃晃脚,把黏在鞋底的坦克像是甩垃圾一般甩了下去,高空坠落的几个坦克残骸借着派厄斯甩脚的加速度,径直冲入了坦克方阵中,又掀翻了十几辆坦克,碾死压死了几十个倒霉的步兵。

派厄斯觉得现在自己的体型差不多了,于是停止了巨大化,而他在做这些事的同时,脚下的小人也并没有闲着,坦克炮弹尽数倾泻在派厄斯的身上。

可派厄斯现在现在貌似有些过于巨大了,炮弹压根达打不到他的上半身,这一轮火力覆盖几乎全打在他的鞋子上,腿上甚至有些打在了派厄斯股间的“私密处。”

感受到下身传来痒痒的感觉,似乎有些舒服,由于穿着白色裤子的原因,可以很明显的看见他股间的胀大。

“打完了吗?”经过一轮火力覆盖,派厄斯面上带着嘲讽之色,换做常人经理过这轮火力覆盖后定会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反观派厄斯则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满级军备的火力倾泻而出,甚至都未曾在他身上留下印记,也侧面反映了他们的弱小,唯一能够证明他们攻击的内容,似乎也就只有派厄斯股间胀大的肉棒了。

他们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远非面前巨大少年的敌手,恐惧占领了他们绝大部分人的大脑,也不管什么家人威胁,直接转身就逃。

除了几十辆还在对着派厄斯发动攻击的坦克,其余坦克和步兵都在向后逃去,派厄斯没有管那些还在攻击的人,而是一脚踩在坦克部队最前方,是派厄斯准备放过他们吗?不,并不是,他只是留着他们玩别的玩法。

“咚!嘎吱——”一百多辆坦克连带着几十个倒霉的步兵一瞬间被踩扁,冲击波向着四周散开,掀翻了十几辆坦克,吹飞了一百多个步兵,派厄斯并未抬脚只是踮起脚后跟,左右蹍动着脚尖,巨大的力量扯断钢铁,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

而旁边的小人就像是被踩爆的水果一般“噗嗤”一声,血液向两侧喷出,派厄斯的动作还未停止,蹍动过后鞋底向后拖行,凡是被卷入的坦克和士兵,无一例外,全都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扁的不能再扁了。

抬起脚后,原来的坦克方队除了还在攻击派厄斯的那几十辆坦克意外全军覆没,而现在的战场上只有密密麻麻的步兵存活。

没错,他刻意没有没有去管那些步兵,是留着现在用的,派厄斯舔舔嘴唇抬起右脚,手指一勾,把右脚的鞋子脱了下来,露出了热气腾腾的白袜脚,再把左脚的鞋子脱下后双脚踩在了地面上。

由于鞋子的透气性极差,在加上刚刚双脚“运动”,让他鞋中的双脚异常闷热,在脱下鞋的一瞬间,热浪伴随着有些恐怖的气味散开,席卷着脚下的步兵们,为了活命的他们本就在玩命的奔跑,自然是要大口的呼吸空气。

而随着气味的散开,新鲜空气已经完全被派厄斯白袜脚的气味所替代,当下就有很多人开始干呕,可由于本就需要大口呼吸维持的运动又开始干呕,导致许多人摔在地上难受的蜷缩着身体。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在冰凉的地面上舒服地扭动着脚趾,“仅仅是味道就让你们变成这样了吗?”派厄斯脸上满满的鄙夷,“垃圾!”

他撇撇嘴,看向了脚边的坦克,坦克中的炮弹已经打光,里面的人发觉自己被派厄斯盯着看,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可随即看见他脸上那抹玩味的笑意,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所有人的心口。

他们不知道派厄斯想对他们干什么,可如今弹尽粮绝的情况下,他们全都默契地掉头就走,但是,可能吗?

让他们的坦克先开了十秒,派厄斯才缓缓抬起左脚,脚跟微抬,脚尖冲地,然后缓缓地降下了神罚。

连抵抗都做不到,少年柔软的白袜脚大脚趾直接压碎了一辆领头的坦克,似是回味压碎坦克的脚感一般,趾肚左右转动着将脚下的坦克彻底磨碎。

看见退路被拦住,他们赶紧停下坦克,可还是有几个蠢货选择撞击眼前巨大的脚趾,可全都被饱满柔软的脚趾弹了回来。

他们彻底绝望了,似乎是感受到他们的恐惧,派厄斯轻笑出声“明白你们的处境了吧,今天你们全都得死在这里。”

他懒得再和他们废话,脚趾用力地点在地上没入泥土中,然后绕着他们画了个圈。

可正是这一举动,让他们彻底放弃了生的念想,对派厄斯来说只是简单地画个圈,可在他们的视角看来,是深度至少20米,宽度至少有15米的沟壑,无论如何都过不去的沟壑。

绝望在人群中传播,有些人为了活下去,对着派厄斯的脚磕头求饶,不过派厄斯却都不看他们一眼,而是蹲下,抓起了坦克。

“啧,玩的过头了,就剩这些了...”看着手上只剩这么点坦克,派厄斯不由得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克制一点了。

“感谢我吧,让你们可以多活一会儿。”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这些坦克平均地丢入自己的两只鞋中,接着又抓了将近两万小人均匀撒入鞋中。

尽管鞋底非常柔软,可还是有倒霉蛋被其他人压得骨折,更有极少数人被其他人砸死,派厄斯没有在意,只是用黑红色的眼眸盯着手上多出来的那辆坦克,“幸运的家伙,你们是最近第一批可以直接接触到我裸足的人类。”

“不...不...求你不要...”似乎是意识到派厄斯的意图,他们的眼里流露出慢慢的惊恐。没有理会他们,派厄斯踮起脚尖,手指勾住穿在右脚的白袜袜将它撑大,把这辆坦克丢入了袜口中。

来回拉扯着袜子,控制着坦克落入脚心处,满意的派厄斯脚尖点地扭动着,他不断地动着脚,让袜子牵动坦克给自己敏感的脚心送去快感。

袜中坦克陷入了派厄斯柔软脚心的软肉中,并且在白袜的带动下来回移动按摩着他的脚心让他发出了舒服的轻哼。

“果然掂着脚有点累呢~”派厄斯故意说得特别大声,让白袜中坦克里的人听见,本来被派厄斯袜子中的高温,脚底的气味所折磨的那几个“幸运儿”听见派厄斯说的话,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惊恐。

“膨!”派厄斯整只脚抬起后狠狠跺向地面,袜子中的坦克在如此大的压力下更是直接被踩扁,不太过瘾的派厄斯脚掌点地扭动起来,享受着将脚底坦克踩成一张薄片的触感。

同时,眼神又看向了圆圈内的小人士兵们“不要急,马上就到你们了。”不知道是被他脚的味道吸引住,还是被他的荷尔蒙薰傻了,大多数小人居然莫名想要贴近派厄斯的神足。

他们吞咽着口水,不知为何,不知何时他们的内心深处居然升起了想要死在他脚下那该多幸福的念头。

小人们的心里变化派厄斯完全不知,此刻的他将注意力完全放在右脚下,用脚心把坦克踩扁后,又用脚趾夹住薄片揉搓,一想到小人们引以为傲的钢铁在自己脚趾缝中如同纸片一般,心里不由得发出一声嗤笑。

完全将坦克磨碎后,他脱下袜子把脚趾缝中的残骸抖出来后再次穿上,这时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些小人们看见自己的裸足露出后都在吞咽口水。

“被我脚的味道吸引了吗?恶心。”他嘟囔了一句,不过他们的崇拜让他很受用,股间本来就胀大的肉棒更是坚硬。

“啧,要在这里解决吗?”控制着长矛横着漂浮在空中,派厄斯舒服地坐了上去,接着将裤子脱下右手握住巨根开始套弄。

脚下的小人看见他宏伟的玉茎都忍不住跪了下去,“成为我的信徒了嘛?”小人们卑微的姿态让他很是性奋,不由得加快了手上的速度,看见有个在逃跑的小人,他抬起右脚用脚趾点了下去。

“咚!”那个小人连带着旁边十几个跪着的小人,顿时如同葡萄破裂一般,鲜血向着四周喷洒出来,喷溅在旁边小人们的身上,不过诡异的是,他们并没有任何反应,而是慢慢地开始朝着派厄斯的脚趾磕着头。

能够清晰感觉到脚趾下小人被挤压骨头一寸寸折断的感觉,这种随意动动脚就能夺取脚下小人生命的感觉很是让他着迷,本能地左右蹍动着脚趾,回过神来脚趾猛然发力,彻底碾碎脚下的血肉。

“哈~真不过瘾...要不浪费一些吧~”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双脚的脚底,抬起左脚,阴影遮盖在他们头上,先是在空中扭动着脚趾,脚下的小人们看见脚趾的扭动牵动着白袜,更是连连吞咽着口水。

这个时候,便是脚底小人们欣赏派厄斯白袜脚底的最佳时机,他们早已是在瞬间就被头顶上的神足完全吸引住,再无法挪开他们那卑微的视线了。

唯一可惜的是,还没等他们再仔细欣赏一番神足的每一处细节,派厄斯腾空而起的白袜脚就早已是准备再次落地了。

巨足缓缓下压,看见脚下的人数比较密集时,也就让派厄斯不免期待着,当他的巨足轰然落地之时,随之传来的触感将会是多么令人愉悦了。

“轰隆隆!噗嗤!”就这样,地上的小人们的强烈反抗没有任何抵抗,派厄斯毫不费力地便用自己的白袜脚夺走了数千人的生命。

果不其然,正如同他脑海当中所想的那样,脚下的感觉果然是让他愉悦至极,“啊~这下脚感真好。”

相比起方才穿着鞋踩踏坦克时那不痛不痒的触感,这次的脚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每一个小人在自己脚下骨头一寸寸踩断后变成肉饼的感觉。

派厄斯仅仅只是轻轻一碾,甚至都不需要动用什么气力,这群小人就如同小浆果一样瞬间炸裂了开来。

“一脚踩碎了多少人?三千人,还是四千人?啊~你们真弱小呢,让我忍不住更加蹂躏你们呢~”抬起左脚再次踩实在脚下的那块“肉饼”上蹍动着,感受着脚底那滑溜溜带点温暖湿润的触感,肉棒随着撸动流出了先走液。

“进入状态了呢,就勉强用一下你们吧,啧,袜子脏了。”他抬起左脚看向脚底,白袜已经被血液浸染,上面还粘着碎肉,有些不悦地脱下袜子后那双淡褐色的脚趾终于是出现在小人面前。

派厄斯脚型非常的完美,淡褐色的皮肤无比光滑,甚至在阳光照射下可以反光,五根脚趾修长饱满,趾甲犹如闪亮的珍珠一样更是让人喜爱,由于在鞋袜不透气,在这样的运动下感觉闷热,在接触到凉爽空气时五根脚趾努力的扩张扭动着,似乎想要呼吸更多的空气一般。

抬起右脚,再次踩入了密集的人群中,这下的脚感远甚于刚才,让他忍不住闭上双眼,静静地享受着脚下的触感。

“噗叽~噗叽~嘎吱~”随着裸足的蹍动,细腻的触感从脚心处攀上脊椎,巨足砸肉酱的黏稠汁液声,分泌先走液后的肉棒套弄发出“啪啪”的水声在整片天空回荡。

派厄斯身躯不由自主地舒服颤抖着,满脸通红,两只柔软光滑的淡褐色裸足,一下又一下地狠狠地踩在小人群里,弱小小人全都变成了顺眼的肉酱,不停给他敏感的脚底板送去无法抗拒的巨大快感!

似乎是踩的有些累了,他看向下面还跪着磕头的小人们“喜欢我的脚?”他们全都点了点头。

“真贱,那我就给你们点奖励吧,全都过来给我按摩,用舔的揉的都随意,我双脚每分钟会抬脚踩一下,每次都要有活人死在下面,你们明白?”

他们点点头,派厄斯直接把脚踩入了人群中,又踩扁了几千人,他闭起眼睛专心套弄着肉棒,并认真感受着脚底的感觉,慢慢的,双脚脚底传来了微弱的酥痒感。

“嗯~脚趾缝里还挺舒服的~以前倒是我偏见了,用来按摩脚底倒是有点作用。”他开始享受着脚底的快感,想到数万小人都在自己脚趾缝中侍奉,连脚泥都比不上,内心的优越感让他感觉快要将玉液倾泻出来了。

脚趾缝中传出痒痒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扭了一下,可在这么绝望的体型差下,仅仅是派厄斯一个微不足道动作都能抹杀千百人。

一分钟转瞬即逝,没有多一秒也没少一秒,他连眼睛都没睁开,只是慵懒地抬起右脚,在空中扭扭脚趾把脚趾缝中的小人磨碎后直接踩了下去。

“啪叽~”这一脚踩死了一千多人,“舒服~果然把这些低贱的垃圾踩成脚泥的感觉再有多少次都不会腻啊~”轻哼一声,脚趾在地上摩挲,把脚下的肉泥作为红色颜料涂在地面上。

有些不知死活的小人完全没有思考就想要靠近正在玩弄趾下肉酱的神足,结果被卷入成为了新的颜料。

等到神足消停了以后,小人们又围了上去舔舐按摩,又是一分钟过了,这次抬起左脚后踩了下去,幸运的踩入了人员密集区,优越感支配感践踏感杀戮感和脚感转化为快感直冲大脑,更是让他已经达到快要射精的临界点。

“嗯~哈~哈...真是一群下贱的垃圾,都被这样杀戮了还围着我的脚舔呢~”左脚脚底揉搓着被踩扁的小人的肉酱,如同和面团似的将肉酱搓成长条,在尽可能卷入更多小人后五根脚趾直接踩上了这条“人肉面团”。

这下的脚感非常饱满,毕竟几万人的身体搓成的长条,连整只脚底踩上都觉得舒爽,更别说只有五根脚趾了。

右手还在快速套弄着,现在也顾不上什么一分钟了,神足的踩着地上的小人,同时左脚也没闲着,重新把脚趾下的肉条揉搓成了一个有大脚趾肚大小的圆球,揉搓完成后把肉球踢向右脚。

在肉球的滚动途中又卷入了数百人,直到右脚大脚趾压住肉球才让它停止滚动,慢慢加大脚趾力量,随着越来越用力,肉球也在慢慢变形,同时射精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噗叽!”脚趾瞬间发力将肉球踩扁,随后踮起脚尖,向右用力一蹍!强烈的快感从脚趾直接传上大脑!

“噗嗤~噗噗~”玉液从肉棒中射出,撒入了脚下剩余的小人中,滚烫的玉液触碰到地面后砸死了两三千人后铺展开来。

听见脚下小人的因为滚烫的玉液灼伤皮肤的惨叫声让他心情大好,决定直接解决他们。

在这之前——他看见有几个幸免于难的小人,这让他有些不悦,可不能让他们痛快的死去!

他用脚趾甲把他们一个一个踩成两段,他们口中凄厉的惨叫让派厄斯觉得无比悦耳,目光又放在了玉液中,抬起脚趾,对着一个挣扎着漂浮在上面起来的小人踩了下去,接着左右拖动。

用小人的血液作为颜料,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咚!咚!咚!”大脚趾用力地在地上点了三下后满意地看向自己的杰作,三个血红的字“派厄斯”。

穿上裤子,双脚在干净的地上蹭着,尽量刮去黏在脚上的血肉与玉液后他站了起来,拿起了那双已经沾满血肉的白袜想要穿上,可想到湿湿的袜子穿的肯定不舒服也就作罢了。

他拿起鞋子,好奇心驱使他往里面看一眼,由于一直穿着这双鞋加上运动量巨大,几乎让整只脚的形状完完全全的印在鞋中,特别是脚趾印和脚心处已经有些发黄发会了,可那些小人却因为被鞋中浓郁的气味洗脑,全都跪着给他舔着鞋垫。

派厄斯没有丝毫迟疑也没有任何顾虑,直接将鞋穿在了脚上,仅仅只是为了满足心中屠杀的欲望,派厄斯便直接漫不经心地一脚踩入鞋中的人群内,将那些上一秒还在虔诚清理着自己拖鞋的数万小人直接踩爆碾碎。

这种一脚下去便能夺走无数生命的感觉,简直就是让派厄斯舒适惬意得无可自拔,甚至于还主动扭动几下自己的脚趾,将那些脚趾缝和脚趾拱中的小人们一并碾死。

随着双脚的进入,那些坦克也被完全蹍平,或是紧紧贴在脚心的软柔处,或是被踩在脚趾肚下,或是被夹在脚趾缝的嫩肉中,又或是被压在脚后跟下。

(鞋中视角)
“轰隆隆隆……”

被囚禁于派厄斯鞋中的数万人,都在同时听见了一声巨响,可那些被鞋中气味迷住洗脑的小人们却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忘我地舔舐着味道他鞋垫上脚印中味道浓郁的地方。

鞋口的光芒被五根淡褐色的脚趾遮蔽,伴随着剧烈的震颤,脚趾扭动着快速向前推进,在这过程中,无数的小人被扭动着的脚趾趾肚砸扁或是被卷入脚心处化为了肉酱。

可惜,派厄斯没有犹豫,也没有玩弄他们的意思,都没反应过来这只巨脚就已经将路径上的一切全都碾碎,除了个别幸运儿在他的脚趾缝中还能苟延残喘一下。

可这双脚的主人并不想让他们苟延残喘,而是扭动几下自己的脚趾,将那些脚趾缝和脚趾拱中的小人们一并碾死。

“噗叽——!”鞋中发出了一声数万个小人被活活挤成肉泥的声响,这些小人们便被这位少年一个随意之间的动作彻底夺走了生命,就这样当场化作了派厄斯脚底下黏着的一丝丝血肉残渣。



等两只鞋全都穿上后,他伸了个懒腰,准备向着城池进发。

“啊啊啊~”站在城墙上警戒的士兵A抱着枪无聊地打着哈欠,丝毫不知道等下这片有着八百万人口的城市会发生何种惨剧。

旁边的士兵B点了根烟“不知道那座城池打下来了没。”士兵A白了他一眼:“废话,这怎么可能打不下来,对面的军备等级压根就没我们高,我们的领袖可是氪佬呢。”

“那万一对面是挂b呢?”士兵B一语成谶,话音刚落,便感觉大地开始震颤。

他们四处查看想要寻找震源,不知道士兵A看见了什么,整个人就呆立在了当场,脸上表情浮现出了惊恐的神色。

士兵A拍了拍士兵B的肩膀,当B也看见了来人时,一股凉意从脚底攀上天灵盖让他寒毛直竖。

下一瞬,“咚!”派厄斯一脚踏碎城墙,冲击波以那只脚为圆心向四周扩散,湮灭了路径中的一切事物。

“看来就是这里了吧。”派厄斯的声音中没有夹杂任何情感,只是盯着这片城市看。

戴上眼镜略微探测了下,“哦?居然有八百万人呢,那看来似乎是能好好玩玩了。”

脱下两只鞋子后,派厄斯舔了舔嘴唇,身下扭动的脚趾蠢蠢欲动起来。

“啊啊啊,那是什么,是那个巨人的脚吗?!”

“天呐,死定了啊,太巨大了吧,天都塌下来啦!!”

遮天蔽日般的微褐色巨足覆盖而来后缓慢地下压,城市中的人们开始尖叫与逃窜,天空上携着汗涩气味的巨趾笼罩而来。

巨趾缓缓下降,在数八百万道惊骇欲绝的目光下,巨趾触碰了下方耸立的建筑。“咔嚓~”

像是踩碎了酥脆饼干一般,几栋楼房顶端仅一个照面被巨趾趾肚碾碎,巨趾磨碎了这几栋楼房的顶端便不再移动,像是静止似的一动不动,仅仅是触碰,几栋楼便已经完全碎裂。

巨趾下的的高楼大厦,对比派厄斯的脚趾,就像是几颗灰色的米粒,“垃圾。”抬脚,踩下。

在原先大小的基础上又变大了十倍的派厄斯,只是一脚就踩死了二十万人,冲击波又抹杀了三万多人。

“脚感倒是可以,踩在这样凹凸不平的小城市上,就好像足底按摩一样,真的是美妙的容易上瘾呢。”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抓了两大块地上的城市,塞入自己的两只鞋中,又精挑细选挑了几千个小人放在矛上,准备带回去自己变回原本体型后慢慢玩弄。

“挺好,这下按摩的道具也有了,那接下来就好好玩玩吧。”将全身脱光后,把两只袜子丢入城市中。

两只白袜贴地滑行,在压碎了几十栋建筑,四万多小人后才停了下来,紧接着夹杂着脚臭味,酸味以及派厄斯荷尔蒙的味道以袜子为中心散开。

因为突如其来的强烈味道,周围小人们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形力量束缚住,他们发现不知何时开始,已经是脆弱到连巨足的气味都无法反抗了。

又是一脚踩在城市中,他已经迷上这种动动脚趾就能抹杀无数生命的快感了,“砰砰!”脚趾上出现了两颗微不足道的小火花。

“哦?终于来了吗?”城市中的军队对着派厄斯发起了攻击,可由于现在的派厄斯体型过于巨大,除了战斗机以外的任何攻击都只能够到他的脚趾。

派厄斯再次抬脚,缓缓下压,直到停在了某个高度,没一会儿就感觉脚底传来瘙痒酥麻的感觉,是的,这个高度正好是坦克和步兵武器的射程内。

多么可笑,数万辆已经是满级的顶级军备,攻城掠地的大杀器,此刻却沦为了派厄斯的脚底按摩玩具,“哈啊啊啊~”似乎是有些太累了,神足“一不留神”落入城市中。

不说被踩扁的坦克与步兵,单是踩入城市中散发的冲击波就让他们引以为傲的坦克方阵步兵方阵全军覆没。

“你们不是来保护他们的吗?怎么只是随便一脚就将你们尽数消灭了呢?”踩在地上的右脚努力扩张着脚趾,将脚趾缝中的“弱点”嫩肉暴露在过来支援的军队面前。

“我都把弱点暴露出来了,你们应该能打赢我了吧?”很快脚趾缝中传来了持续不断地酥痒感,脚趾缝中是脚部温度最高,气味最浓,流汗最多的地方,在脚趾缝内,无论是幸免于难的小人,还是在攻击他的军队全都被他脚趾缝中的气味俘获。

“嗯?又被俘获了吗?”看见无论是小人,还是士兵都贴在脚趾缝中舔舐按摩,让他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

相比于对他言听计从的傀儡,他更喜欢玩弄那些会反抗的小人,接着抬起右脚大脚趾后狠狠地压了下去,脚趾在地面摩挲,把小人的血肉从脚趾下剔除,蜷缩起脚趾,将脚趾下的一切卷入趾缝,随后扭动磨碎。

“有些累了呢~休息一下吧~”这句话是说给小人们听得,为的就是传播恐惧,看他们慌张的样子。

“咚!”派厄斯一屁股坐入了城市中,大地剧烈的震颤,臀肉坐在地上后铺展开来,将四周的建筑小人尽数卷入。

他屁股间的沟壑深不可测,出于巧合,几栋建筑正好处于菊穴中央,然后奇迹般的逃过了毁灭,可温度开始飞速上升同时异样的味道笼罩了菊穴下方的建筑折磨着里面的小人。

似乎是看见派厄斯一瞬间就抹杀了他们那么多的同胞,那些还未被他的气味沾染俘获的军队和小人愤怒地嘶吼着将军备中的弹药向着派厄斯倾泻而出。

“呵呵~你们是真想攻击我呢?还是想帮我助兴呢?”本来已经完全挺立的玉茎被炮弹轰炸后更是坚挺。

派厄斯握住玉茎开始撸动,可小人们怎能甘心投入巨大心血成本建造的城市被如此羞辱玩弄蹂躏呢?

炮弹倾泻而出,在阴囊,龟头处肆意攻击着,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在派厄斯嗤笑的目光中,玉茎前端压在了城市中。

龟头磨碎小人的快感让他连腰都有些酥软,目光迷离的他抓起一片建筑撒在龟头和玉茎上。

随着右手的套弄将他们完全磨碎,“哼哈~看来你们除了能够用来按摩脚底以外,做助兴工具也不错~”

“啪叽,啪叽”小人和城市在玉茎上被磨碎的刺激感远比想象中的舒爽,小人的生命被收割,花费无数心血的建筑就这么被自己的肉棒轻易地毁灭,让他的身体更是燥热起来,而小人们那无力地抵抗对于派厄斯来说只是助兴剂罢了。

玉茎上的小人和城市被完全碾碎,让神色迷离的派厄斯更是欲火难耐,干脆直接转过身,用玉茎点在地上。

手掌拍在地上,当场死亡了八十万人,神情迷离的派厄斯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大小,甚至还在慢慢变大!

“咚!”遮天蔽日的桃红色龟头落在了城市中,龟头下方以及周围的一切都被湮灭,巨大的气味散发出来,让许多拼命逃跑的小人一下子无法正常呼吸,痛苦地蜷缩在地上。

本就敏感的冠状沟中更是随着撸动让残留的城市在刺激着龟头,先走液流入了城市中又造成了一场大灾难。

滚烫的先走液滴在地上,把正下方的建筑和小人砸扁,他们是最幸福的死法,连感到疼痛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死亡。

随着表面张力到了极限,先走液铺展开来冲倒房屋,冲刷人群,剧烈的高温将他们完全融化,也有许多好运的小人在被先走液带动时撞在建筑上当场死亡。

渐渐地流动的先走液已经被血红色所代替,表面上充斥着断臂残骸。

小人们痛苦的惨叫哀嚎对他来说犹如动听的旋律,亲眼看见只是自己的先走液就造成了这样的破坏,让他的优越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可也正因如此,让他更加想要玩弄蹂躏这群小东西“反正银龙说俘虏随我处置的吧,那在这里使用掉应该也没关系吧。”

点在地上的龟头开始贴地挪动着,推倒路径上的一切事物并卷入底部磨碎,清楚的感知到建筑被磨碎,小人被一群群地挤扁的触感,让他已经到了射精的临界点。

“那就一下子消耗掉吧,虽然有点浪费,但也没关系了~”已经完全被肉欲控制的派厄斯身体瞬间变大了十倍,八百万人口的城市对他来说只有乒乓球大小了。

这是何其壮观又可悲的景象,神根穿过云层缓缓下降,随着右手的套弄持续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让下方的小人几乎觉得脑袋快要炸裂,只能捂住耳朵蹲在地上。

神根还未接触地面就让他们痛苦不已,那如果接触呢?定然会落得一个灰飞烟灭的下场吧。

派厄斯缓缓降下神罚,至于为什么要罚,小人又做错了什么呢?一切的原因只有三个字“我乐意。”

神根缓缓下降,派厄斯对这下触感抱有极大的期待值,“咚!”神根终于接触到了地面,碾碎了城市中依旧在缓缓地深入地底,不过,足够了。

在神根与城市接触的一瞬间,城市小人被磨碎的触感通过龟头传向脊椎,接着“噗嗤——噗叽”就像是男女交合一般,一股股浓精随着派厄斯身体的微微颤抖“内射”进了地底。

“呼~”随着身体的一阵抖动,一切变得索然无味,派厄斯从刚刚的神情迷离变回了原来的表情。

“真累啊~一天两发真顶不住,也懒得慢慢玩另外那座城池了,不过袜子里好像有点湿润的感觉。”几乎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城市中的小人们被他的味道吸引,进入了袜子中,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穿上了衣服裤子袜子后很快就找到了另一片目标城市。

“那就再变大些吧。”派厄斯身体再次变大,直到原本乒乓球大小的城池变成了一颗糖的大小后,伸出右脚,翘起脚趾,点下去。

没有任何的阻碍,这片城池直接被完全磨碎,脚趾点在地上左右蹍动,将这座城市中残存的小人完全碾碎后准备穿上鞋子离开。

对于鞋内小城市中的小人们来说,他们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两侧是又高又软的墙壁,而且这个空间内散发的强烈刺激的腥涩足味捕获了他们的嗅觉以及大脑

“轰隆隆!!”

派厄斯直接将脚趾伸进了鞋中,遮天蔽日的白袜脚掌隔绝了光线,彻底陷入黑暗的城市,隐隐约约只能看到五颗被白色网状物包裹的浑圆巨趾的轮廓。

巨足向着整个城市碾来,丝毫不顾及鞋内小人儿们的感受,在派厄斯一脸惬意的表情下,脚掌缓缓的进入鞋内,满是小人血肉的足底与鞋底完美贴合。

巨足迎面便是碾碎了大部分建筑,感受着脚下的无语伦比的美妙触感,一阵阵微妙的电流自脚底传遍全身,却并不担心鞋内的城市是否全灭,白袜脚反而更加蹂碾起起他们来。

不过有些小人在脚趾拱下幸存了下来,他们已经完全被鞋内的气味捕获俘虏,都跪在他的一根脚趾间拼命舔舐,“真是的都抹杀了那么多小人了,还往我脚上贴,真是犯贱呢。”

不想过多浪费时间,直接用脚趾将他们全都磨碎,之后一边享受着在脚底趾缝里那种沙粒滚动的快感,一边回到了银龙那边。

“都解决了?”银龙有些激动了起来。“废话。”派厄斯白了他一眼,银龙赶紧操控游戏中的部队去验收城池,想着有些破损也没问题,反正可以修复。

可到了地点后,银龙却发现派厄斯打完后废墟已经不能称呼为废墟了,完全没有办法修复了。

“5555~”银龙流出了一行清泪,在极度委屈的情况下委屈了一天。

本帖评分记录: 共1条 [总计: 浮云 + 20] [查看全部评分记录]

我是蛋哥 浮云 + 20 发送短信
写得真好
总评分:浮云 +20 

累计签到:55 天
连续签到:1 天

12

主题

228

回帖

-6

积分

 用户组:蚁人
UID:11442

积分信息:
浮云:2311
金钱:15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0
注册时间: 2017-10-20

在线时间: 683 小时
最后登录: 2024-6-22

联系方式:

论坛四周年

发表于 2024-1-24 08: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lz写的好棒,期待别的角色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累计签到:56 天
连续签到:1 天

2

主题

122

回帖

27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36136

积分信息:
浮云:240
金钱:8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20-8-7

在线时间: 83 小时
最后登录: 2024-6-21

联系方式: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非常好!!!很对我胃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补档 
主题举报客服

论坛讨论①群:
Macrophiliafan论坛 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论坛 ②群
论坛讨论③群:
Macrophiliafan论坛 ③群
论坛讨论VIP群:
Macrophiliafan论坛 VIP群
工作时间(周一-周五):
18:00-22:00
工作时间(周末):
12:00-22:00



新人须知


尊敬的论坛用户:

由于以前论坛域名在移动网络下无法访问,目前已经启用备用域名www.52gts.com,原有老域名www.macrophiliafan.vip同时使用,但会跳转到新域名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