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文章分享] 夕四郎脚下的世界

[复制链接]
累计签到:12 天
连续签到:1 天

11

主题

22

回帖

88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38492

积分信息:
浮云:930
金钱:14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21-6-18

在线时间: 37 小时
最后登录: 2024-7-2

联系方式:

发表在  2024-1-19 16:07: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男s女m,以舔脚调教为主,带有gt,gc和缩小女)
第十五章:巨人游戏(上)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在这一段时间中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玩法也渐渐的开放起来。

  这天,夕四郎和夜一正坐在椅子上享用早餐,而却不见碎蜂的踪影,与此同时桌下正传来吸溜吸溜的声音。

  夕四郎只是随意的调整了一下坐姿,桌下却传出呜呜的声音,“啊…不愧是碎蜂队长…舌头…好软…好舒服…”

  刚刚调整了坐姿使得碎蜂那张瞪大眼睛的俏脸直接贴在夕四郎小腹上,并让肉棒一下子完全的进入碎蜂的口中,肉棒前端甚至插入了碎蜂的喉咙中。

  碎蜂温暖紧致的喉咙挤压着肉棒的前段,让他的肉棒传来酥酥麻麻的快感,小腹处也被碎蜂的鼻息喷的痒痒的。

  “吸溜…嘬…噗啾…”由于夕四郎的肉棒深入喉中堵住了气管,为了能呼吸她只能更加卖力地一边吮吸一边用舌尖撩拨着夕四郎的肉棒。

  酥麻的快感攀上脊柱,夕四郎那双褐色的大腿不由自主的夹住了碎蜂的脑袋,双手也抱着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固定在自己的胯下。

  “啊~玩物果然就得这样使用啊~”夕四郎来回挪动着自己的细腰带动着肉棒一下一下地抽插着碎蜂的喉咙。

  “呜呜…呼吸…噗啾…要…要被主人的肉棒…杀掉了…”可尽管承受着窒息的痛苦,她还是努力地吮吸舔舐着夕四郎的肉棒,并且配合着他的动作。

  在碎蜂舔舐吮吸以及肉棒前后抽插的双重刺激下,夕四郎射精的欲望喷涌而出“哈…哈…,早上的第一发…啊…给碎蜂队长当早餐吧,用嘴接好,要出来了!”

  随着夕四郎身体微微的颤抖,一股股滚烫浓郁地精液射入了碎蜂的口中,她如同品尝到甘露一般,咕咚咕咚的喝着。

  伴随着碎蜂喉结快速地滚动,夕四郎也慢慢的平静下来,看向此时地碎蜂,他觉得有些好笑,由于自己的精液又快又多,碎蜂有些来不及吞下,以至于有些从鼻子里出来还冒了个泡。

  夕四郎松开了夹着碎蜂脑袋地双腿,把肉棒从她的口中抽出,碎蜂这才大口呼吸着,但舌头却并没有停下来,像是后戏一般,温柔的舔着夕四郎的肉棒。

  在碎蜂的舔弄中,夕四郎的肉棒被碎蜂清理干净了,但碎蜂还是恋恋不舍的舔舐着已经清理干净地肉棒。

  早上起来就来了一发的夕四郎感觉神清气爽,全身都放心了下来,但刚刚射精完小腹处却传来了尿意,他看向了此时正在舔着自己脚趾缝的碎蜂,要不…就用碎蜂的嘴巴?

  “碎蜂队长~我有点想上厕所呢~要不…就用你的嘴巴来解决吧~”正在为夕四郎清理脚趾缝的碎蜂听见这话身躯一颤,看上去有些激动与狂热。

  “主人…我愿意!”而旁边的夜一却被这两人的对话惊吓的噎住了,好不容易顺了食管,看见碎蜂的嘴巴马上就要含住夕四郎的肉棒,她赶紧一个闪身给了夕四郎一个爆栗,然后将碎蜂护在身后。

  “姐姐大人,你为什么打我啊~”夕四郎有些委屈,“懒死你得了,小个便都不乐意走几步,要是真让碎蜂用嘴帮你解决了,我还怎么亲?”

  接着就抓住夕四郎的后衣领把他丢到门口,然后一脚踢了出去,碎蜂在旁边看着有些好笑,这就是血脉压制嘛?

  接着夜一那不善的眼神落在了碎蜂身上,让她忍不住站直了身体,“你也是!也不考虑一下我!”夜一一边训斥着碎蜂一边戳着她的脑袋,活像大人教育小孩。

  然后作为惩罚又让碎蜂给她按摩舔脚这件事才算过去了。

  到了下午,夕四郎体能训练完后回到碎蜂家,却看见碎蜂已经全身赤裸的跪在门口迎接着他。

  还没来得及等他开口,碎蜂先发话了,“主人~我想把第一次给你~”听见这话夕四郎先是一愣,然后脸上浮现了激动喜悦感动的表情。

  “mua,mua~”各种情绪冲击着夕四郎的脑袋,让他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只是本能地把碎蜂抱起来在她脸上狂亲。

  这就意味着碎蜂已经完全接受了他,已经完全做好准备将身体交给自己了!

  “主人,为了更好的侍奉您,我特地开辟了一块空间。”说着,她手指轻划,身旁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条缝隙,“主人~你先脱光衣服进去,我给夜一大人做完晚餐就来。”

  “好!”夕四郎二话不说,赶紧脱光衣服进入了空间内,碎蜂也去厨房为夜一准备晚餐。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夕四郎这感觉疑惑“咦?这边怎么什么都没有?”

  对于夕四郎来说这片地区只是一片苔原,穿着木履走了几步,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光幕,上面是死亡人数,而数字在快速的上升着。

  “死亡人数?什么鬼?”就在他愣神的功夫,飞速上升的数字也渐渐的慢了下来,他一下子没理解这边的情况,直到因为体能训练完后的汗水滴落了几滴下去,死亡人数又飞速地上涨他才有些理解。

  他将自己的感知力集中到眼部,这才看见地面上的不是青苔,而是一座座小人的城市国度,他瞬间明白了碎蜂选在这里的原因。

  一想到自己轻微的动作都能带走数万乃至数十万生命时,他的肉棒就忍不住胀大了起来,他脱下木履,将汗蒸蒸还在冒着热气的右脚伸到了一片城市的上方扭动着脚趾。

  略微有几滴汗滴了下去,光幕上死亡人数瞬间多出了近50w,看见这些小人慌乱的逃跑,却连自己脚的影子边缘都没跑出去时,他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真可爱呢,小虫子们~本来想多陪你们玩一玩的~可惜抬着脚太累了,现在我要踩下来喽~”他刻意地把脚抬得更高一些,让那些小人看见希望,再慢慢的往下降,这片城市再次被夕四郎右脚的阴影覆盖住,一边传播着希望变成绝望的恐惧,一边慢慢放下脚,在脚趾触地地一瞬间将这片城市碾平,稍稍摩擦地面后再次抬起。

  只是这样轻轻的一脚,就有数百万人变成了他脚上的污垢,“小人们的城市真是柔软呢~踩起来痒痒的,好舒服呢~”向着地面绽放笑容的夕四郎这么说,刚才一脚抹杀了数百万人,可他并没有停止的意思。

  “呼,体能刚刚训练完,好累,休息一下吧~”这句话是说给小人们听得,为的就是传播恐惧,看他们慌张的样子。

  “咚!!”大地剧烈的震颤,无数房屋被冲击波震碎无数人被砸死,大地的龟裂吞噬了无数人地生命,而起因只是夕四郎坐在了地上,伸展开身体,从屁股到脚跟深深地陷入大地中了地里,轻易地碾碎了身下数个国家。

  夕四郎过于巨大,以至于他屁股间的峡谷深不可测,出于巧合,一个国家的首都正好处于峡谷的中央,奇迹般的逃过了毁灭。

  在世界迎来终结的同时,首都中数以百万的人类沉浸在痛苦与混乱中,没有人知道在他的屁股从天空降下时碾碎了多少的国家。

  小人们不知道如何逃出去,同时神菊门的褶皱逐渐收缩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洞笼罩在了首都的上空,温度开始飞速上升同时异样的味道笼罩了这个城市。

  “什么嘛,我只是坐在地上而已,居然死了近千万人,你们真的有够弱小唉~”夕四郎的眼神带着蔑视,看着地上的小人们。

  而在菊穴吓得人类束手无策,城市乃至环绕城市的群山在神的菊穴面前渺小得可怜,而就连对他们来说巨大的山却被夕四郎的菊穴的边缘压碎了。

  夕四郎感到菊穴的中间有微妙的异样感,有点酥痒的感觉让他本能的收缩了他的菊穴,并没有在意。

  覆盖着城市的菊穴伴随着响彻整片区域的巨响开始收缩,前所未有的地震又抹杀了无数生命。

  幸存的小人们在这样的景象下尖叫着,一些被掉落的碎片掩埋,有些一些则怀着对末日的恐慌试图逃走,还有一些军人开着最先进的飞机或者使用导弹攻击着夕四郎的菊穴周围的褶皱。

  可他们全力的攻击却只是给予夕四郎菊穴褶皱微微的瘙痒感,随着夕四郎菊穴周围的褶皱本能地收缩,只有极少的人类得以幸存。

  随着菊穴的放松褶皱开始松弛,并逐渐回到了原本的大小,就在底下的小人们以为逃过一劫时,夕四郎由于略微挪动了一下身体,菊穴磨碎了几座大山,这刺激让他的括约肌一下放松了下来。

  “噗~”这巨大的带来毁灭的声音在屁股下方的整个城市回荡,光是这可怕的爆炸声就足以摧毁半个城市,其余小人都被后续而来带有臭味的飓风和冲击波摧毁了。

  有些倒霉的小人们的身体在尖叫之前就因为这巨大的音压脑袋爆裂来了,在随后而来的暴风的洗礼下而,地面上的任何东西都便成了碎片,被夕四郎的屁吹得压进了泥土中。

  风暴过后,这脸城市里什么都没有剩下,甚至连废墟都几乎看不到了,在夕四郎菊穴之下,只剩下崩坏成碎片的陆地,而造成城市乃至大陆毁灭的,仅仅是夕四郎的一个屁。

  光幕上的死亡人数瞬间又上升了近千万,对于他来说只是放了个屁,可对于小人来说整个大气都被污染了,这样悬殊的体型差下夕四郎的屁这对于小人们来说就是抹杀生命的毒气,毒气传播出去又杀死了数百万人。

  夕四郎有些脸红,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屁让他的羞耻心瞬间爆棚,可看向光幕的死亡人数,仅仅是自己的一个屁都能杀死上千万人,又让他觉醒了施虐心,殊不知光幕上变动着的死亡人数还和他身体的其他地方有关。

  当然,夕四郎菊穴下方的城市并非唯一受到影响的区域,因为他没有穿任何衣服,在坐下后肉棒后方悬掉下来的褐色阴囊与菊穴一同压在了小人的城市中,两颗睾丸中任何一颗的大小都要比一座有着上千万人口的城市大许多。

  两颗巨大的睾丸被褐色的阴囊包裹着如同小行星坠地般砸向了城市,轻而易举的地碾平了下方的几座城市,小人们之前从未想到过他们的城市如此脆弱,对于他们来说坚不可摧的大楼房屋乃至防空洞,会如此轻易的被一个少年的睾丸蹂躏,多么讽刺,赖以生存的家园竟然连减缓一下少年睾丸的速度都做不到!

  许多小人跪在地上,将夕四郎当做神明,跪在地上祈求他不要伤害自己,可夕四郎压根没注意到他们,就这样右边的睾丸压扁了三个城市,而左边的则碾平了四个城市以及一座延绵不断的山脉,许多祈求饶恕的可怜虫也变成夕四郎那汗津津的睾丸底部的斑点。

  而那些并未在直接被阴囊碾碎的城市中,幸存的人类只能无助着抬头祈祷,所以说人啊,就是这样,同样的错误连续犯,明明之前那些同类的前车之鉴还在,可因为侥幸心理,又步入了他们的前车之鉴。

他的阴囊在压扁几座城市后,在地面的支撑下向周围铺展开来,而由于伸展速度太快,小人们根本无法逃离这巨大的阴囊,本来的天空被一片肉壁取代了。

  凡是在天空中的飞机都在接触阴囊的同时瞬间爆炸解体,也有小人尝试攻击,可倾尽火力也无法阻挡“神明”的阴囊半分,就这样夕四郎的阴囊缓慢铺张开来(对于他来说),在压扁另外两座城市以及数万他的“信徒”后才停了下来。

  在他阴囊压碎城市过程中,超过千万的人成为了这两个神的精子容器的牺牲品。幸存的人们除了能祈祷感恩“神明”放过他们,以及组织生存下来的女生(祭品)去侍奉这源源不断产生精子的巨大阴囊外,再无其他可做的。

  夕四郎仅仅是放下他的睾丸,便能轻易地毁灭小人所居住的城市,而有些没被波及到或者是受损不太严重的城市中的人们在侥幸之际也开始试图救助其他人,以及将数十万的女生送到夕四郎的阴囊处,认为只有献上女生作为祭品,才能平息神明的怒火。(这边只能用时间流速不同强行解释了。)

  然而当他的睾丸再一次颤动时, 这些愚蠢的人们以及“祭品”们在一瞬间变成了阴囊下方的红色斑点。

  只因为夕四郎坐着不太舒服,于是他扭了扭腰,导致他的阴囊开始跟着摆动起来,使胯下的城市完全变成了碎片,并且大陆的温度由于他阴囊的温度变得得越来越高,就连环境都因为他的阴囊而变得不适合居住了。

  在毁灭了数十座城市以及抹杀几亿的生命之后,夕四郎巨大的肉棒开始竖立了起来。

  粉色的龟头逐渐变得胀大,在它出现的同时震撼着世界,新的震动震撼着小人世界,这完全不是之前睾丸以及菊穴放屁引起的震动所能比拟的。

  光是他的勃起便几乎足以毁灭其余的大陆了,由于刚刚体能训练完(训练完到现在不到五分钟)一股可怕的味道便从龟头处蔓延开来,同时肉棒周围的几片大陆也被龟头碾成碎片,数十亿的人类被肉棒所碾碎。

  哼哼~小人正在被我胀大的肉棒碾碎碎呢~夕四郎有些得意的想着,自己的一个屁,肉棒和睾丸都可以随意蹂躏这些小东西,施虐欲变得更加强烈。

  随着一声巨响,肉棒的顶端轻轻地接接触到了地面并且碾碎了一座有着数亿人口的的城市,当他慢慢抬起腰的同时,一个龟头形状的深坑便雕刻在了原先大陆的位置。

  接着他移动到了邻近的另一个大上,并将他的龟头放到了极其接近这片大陆的上空,在他享受着通过龟头的裂缝主宰小人一切的同时,许多小人因为温度与强烈的味道晕了过去。

  “轰隆!”在海对面的小人没被波及到,对于他们来说地面剧烈地震动了起来,他们只看见一条巨大的褐色柱子砸在了海对面,而肉棒下的城市以及周围数百公里都被波及到了,地面产生了数条又宽又长的裂缝,几千万的小人落入裂缝中失去了生命,而在肉棒正下方的数亿小人连同城市无一幸免,全都被粉色的龟头压进了泥土中。
  
  “啊呀,看起来我不小心放得太近了~”夕四郎有些懊恼,尽管龟头的顶端非常敏感,但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龟头碾碎了一座城市,小人们辛苦建造数十年的城市甚至无法刺激到夕四郎的龟头。

  他用手抬起了他的肉棒来确定最近的城市的位置,在他扶着肉棒的同时,大片被碾碎的粘在龟头上城市和小人逐渐从龟头表面落到了另一片城市中,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他又一次抬起了他的肉棒,用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下方的另一片区域,他握着肉棒不断的敲打并压碎它下方的城市。

  小人们努力造出来的坚固房屋在接触到夕四郎的龟头的瞬间,全部都被粉碎,他们所建造的突入天际的摩天大楼和地底深处的避难所全部都被压到地壳之中,在巨棒绝对的力量面前,小人们以及城市全都是玩物。

  “恩..这感觉真好,用小人的来当玩物,哈…任我支配玩弄…嗯哈~就像碎蜂队长一样,是我的玩物~”一想到碎蜂,夕四郎的性欲立刻就上来了,这可苦了那些小人们了,夕四郎慢慢转动着他的腰,让肉棒贴着地面滑动,毁灭更多的城市。

  一边想着自己对碎蜂的种种玩弄,一边用肉棒肆意蹂躏屠杀着胯下的小人,让他们的心血发展成为笑话,让他的肉棒更加敏感,他再也忍不住了,用肉棒狠狠地插入了地面,代替碎蜂的小穴或者口穴。

  肉棒一下子插入了地心,滚烫的岩浆立刻气化了肉棒上小人的尸体以及血迹,可对夕四郎来说,却感到无比温暖湿润,他立刻来回抽动着腰带动肉棒抽插起来,在这过程中阴囊时不时狠狠砸向地面,又造成了数千万幸存的小人死亡。

  此刻上头的夕四郎觉得岩浆犹如碎蜂那张小嘴一般,温暖灵活,无孔不入,有些岩浆流入尿道中更好的刺激了夕四郎的肉棒让他离射精更是一步之遥。

  “噗…呲…”夕四郎射了出来,又浓又多的精液摄入岩浆中,热胀冷缩,在压力到达极限时,唯一地出气孔却被夕四郎的肉棒堵着,压力越来越大只能从其他地方出来。

  “噗…噗…”一片倒霉的城市中了招,地面直接裂开喷出了滚烫的精液,精液犹如火山喷发一般喷上了天空中然后重重的砸到地上。

  精液直接砸扁楼房,压扁小人,有些倒霉鬼被卷入滚烫的精液中痛苦哀嚎着被高温融化,痛苦的死去。

  而这一切他却完全不知情,看向光幕,死亡人数已经有三十几亿了,为了纪念下自己的壮举,他战起身来伸出右脚大脚趾点在一座城市上,趾肚之下的高楼与小人全都被抹杀毁灭,粘在了他的皮肤上。

  伴随着传来的沙沙的感觉,他的大脚趾点在地上直接横扫,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直到写完后,看见自己用脚趾写出的名字里有岩浆渗出,他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此时看向光幕,又有数亿人死于自己的脚趾。

  “碎蜂队长,你快来啊,再不来这里就要被我破坏光了啊~”

  第十六章:巨人的游戏(下)

  在夕四郎玩的高兴的同时,另一边的碎蜂还在给夜一做饭,在做了一满满大桌子菜后,赶紧去找夕四郎了。

  此刻的夕四郎正在用脚趾点在一座城市里来回碾动,突然看见面前的空间撕裂开来,碎蜂从里面走了出来。

  “让您久等了,主人~”看见夕四郎正在用脚趾点在地面拖行,连续抹去了数十座城市以及数亿小人的生命时,她的小腹也燥热起来了。

  “真是的,碎蜂队长再来晚一些这里就要被我破坏光了~”看见碎蜂过来了他也停止了脚部的动作。

  周围的小人们看见又出现了另外一个巨人顿时绝望了,只是一个巨大少年就已经无法抵挡了,这再来一个他们怎么活呢?

  “没关系的~主人,这里的一切都能由你掌控的,可以随时复原的,就连小人都能复活。”碎蜂走到夕四郎面前说道。

  “我能掌控?我为什么不知道?压根感觉不到我的灵压和这篇区域的联系啊?”夕四郎仔细的感知着自己的灵压,以及灵络走向,却没发现自己和这方世界有任何联系,这让他很是疑惑。

  “因为我是主人的玩具啊,只要主人想,那我不是只能照做嘛?”碎蜂笑了笑。

  碎蜂的话让夕四郎的肉棒再次胀大起来,这简直就是引诱他犯罪,这种话从碎蜂的嘴里说出来有种别样的美感,这简直就是在狠狠地勾引他。

  因为这个世界是碎蜂用灵子创造出来的,所以她可以很轻易的控制复原,甚至复活小人,她周围散发出黄色灵压,灵压中的灵子被这片天地吸收,很快除了他们脚踩着的地方其他地方都复原了,就连被夕四郎抹去生命的小人都尽数复活了。

  许多被复活的小人看见碎蜂复活了其他人,以为是来拯救他们的神明,激动的跪倒在地上,对她祈福膜拜。

  他们实在是太小了,碎蜂和夕四郎压根都没注意到他们,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只是开始,以后还会被夕四郎各种蹂躏践踏玩弄的。

  “那是不是代表着以后可以随时来玩了?”夕四郎询问夜一,“那当然啦主人,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对了主人,你把手伸出来。”

  夕四郎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伸出了手,接着碎蜂就把这个空间控制权的百分之90交给了夕四郎。

  “主人,有了控制权的话,这片空间可以随时来去,可以控制这个空间的一切事物,比如复原世界,复活小人什么的,也可以控制自己的体型和控制权少的那一方的一切。打个比方吧主人。”

  碎蜂心神一动,这片世界所有的小人全部被集中在一起,然后在一中莫名的力量下组成了一座人桥,随着越来越多小人的加入,后面的小人被操纵着往前挤压,就这样这座人桥越来越长,直到撞到夕四郎肉棒的龟头上。

  小人就这样噼里啪啦的撞爆在夕四郎的龟头上,有些幸运的小人没被撞死,也会被后面的小人挤死压死。

  不一会儿,夕四郎的龟头上已经遍布鲜血,断肢残骸烂肉都贴在下面,甚至还在往下滴血,真的好爽!数十亿条生命就这样被肉棒杀死!真的好爽!

  “怎么样,主人?舒服吗?”碎蜂微微一笑,毕竟是灵子形成的生命,这样玩弄压根不会有任何负罪感。

  “这个本来是打算在结婚时候作为礼物送给主人的呢~谁知道我这么藏不住秘密…”碎蜂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头,随手将小人们全都复活。

  小人们本以为女神明是来拯救保护他们的,结果谁知道下手比之前那个少年生命还要狠辣,一下子就消耗完了这个星球全部的生命,这也让他们陷入深深地绝望之中,碎蜂和夕四郎的对话他们一个字也无法听见,天机不可泄露,而碎蜂和有了百分之90控制权的夕四郎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就是天道,所以他们的对话他们无法听见。

  “太感谢你了碎蜂队长!”夕四郎一下就把碎蜂扑倒在地,“咚!”碎蜂的后背和屁股压在地上,数百座城市好几个国家就这样被覆灭了,可还没完,巨大的冲击波向四周传播出去,携卷起无数的小人和城市向外扩散。

  许多小人被从天而降的断肢残骸和被吹飞的建筑物砸扁,而罪魁祸首的两人却丝毫没有在意,碎蜂此刻正由夕四郎肆意亲吻。

  两人相拥在一起舌尖缠绵,在这一刻完全接受了对方,他们互相感觉到了对方的心意,舌尖分离,牵出一条银丝,而仅仅是两人的一点口水落在了城市中立刻就造成了数千人的死亡。

  “主人,前戏就交给我吧~”她挽着夕四郎的脖子,轻轻的亲了亲夕四郎的耳垂。

  虽然平时都是夕四郎主导,但真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免有些紧张,心脏砰砰直跳,毕竟是没有真正经历过性事嘛,本来就汗津津的身体此刻又开始出汗了。

  似乎是看出了夕四郎的窘迫,碎蜂笑了笑“主人,就交给我吧,你好好享受就是了。”她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抓起一片城市,丝毫没有理会因为手指抓地压死了数万小人而飞速上升数字的光幕,送向了夕四郎的腋窝。

  腋下可以算得上是重灾区,温度很高出汗量也多,她将手里的城市作为纸巾擦拭着夕四郎那蒸腾湿润的腋窝,夕四郎只感觉到腋窝处传来建筑物和小人被磨碎的触感以及碎蜂那冰凉的手,对于碎蜂来说,这座几十万人口的城市和纸巾完全没有差别,和主人的愉悦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随着碎蜂小手的左右揉动擦拭,这片有着数十万人口的城市混合着汗液被破坏掉了,这些小人以如此屈辱的方式被毁灭,只因为这只手的主人想让她的主人舒服一点罢了。

  看见光幕上那飞速上升的数字,夕四郎也觉察到了刚刚的屠杀,胯间的肉棒不由自主的挺立起来。

  待这座城市被消磨殆尽后,夕四郎的腋下仍是湿漉漉的,碎蜂不由得有些鄙夷,几十万人居然连主人的汗液都抹不干,真是没用呢~

  突然,碎蜂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接着碎蜂渐渐的变小,直到只有夕四郎肉棒完全勃起的大小,接着分裂成了两个,尽管碎蜂已经缩小了那么多,可对于小人来说仍旧是无比巨大的存在。

  夕四郎不免有些疑惑,这不是支配契约的能力吗,她怎么能主动使用呢,但很快他便想到了,这估计是灵王之力的衍生能力吧。

  看见面前小巧可爱的碎蜂,夕四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肉棒直接顶向她,将她压倒在地后用龟头前后摩擦。

  碎蜂也没有任何挣扎,只是顺从的伸着舌头舔着夕四郎的肉棒为他送去快感,她们两个是舒服了,可周围的小人们却被夕四郎的肉棒无情碾碎,并且伴随着气味的蔓延让他们痛苦不堪。

  而另一个小碎蜂则是在寻找刚刚看到的那个“东西”,那个能刺激主人产生精子让他兴奋的“东西”。

  由于她巨大的身高,她的脚在行走中踩过了数个城市,但她并不太在乎,因为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有数万的人被踩扁。“这个地方不是……这个地方也不是!”

  “唉,就是这里!”她眼睛一亮,在踩扁了数十万的人后,她终于找到了想找的地方,这个地方是个学校,里面全都是女生,而且这个学校大小正好。

  碎蜂盯上了这些不幸的女孩们,她们四处逃跑呼救,可没人帮助她们,因为与整个城市相比,几万条生命算不了什么。

  她捧起了这个学校然后慢慢地把女孩的学校带到了夕四郎的菊穴前,在女孩们这个视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个夕四郎的菊穴。

  这所学校以成绩最好的漂亮女孩而闻名,在碎蜂把这个消息告诉夕四郎后,肉棒之下的小碎蜂明显感觉上方的压力更重了。

  随着她们离夕四郎的菊穴越来越近,红色的部分遮蔽了天空,加热了周围的空气,并且传出了让她们难以忍受的艾薇,由无数皱纹组成的红圈因为兴奋抽动着,看上去像是吞噬一切的深渊怪物。

  她们祈祷着碎蜂只是和她们开个小玩笑,最后会将她们放回去,可是事与愿违,“轰隆隆!”她们看见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本来漂亮干净广阔的校园被肉壁压碎的画面。

  碎蜂将这个学校压在了夕四郎的菊穴重,他敏感的菊穴立刻感到了建筑和小人被磨碎的感觉。

  一想到一所为优雅的年轻的美少女开设的学校磨碎被压进自己菊穴的情景,在闷热的皱纹里涂抹只是为了给自己快感时,让他的肉棒更加坚挺起来。

  一想到这些可爱的女孩辛苦学习了二十几年终于被最好的女子学校录取了,而她们的努力却在今天被自己菊穴碾碎时,这让他的心脏开始悸动,让他的小腹痒痒的,让他的肉棒开始流出了前列腺液。

  看着前戏似乎差不多了,碎蜂也合二为一,变回了原来的大小,夕四郎仰面躺着,碎蜂抓起了一和夕四郎的睾丸差不多大小的城市,随着碎蜂拿着这座城市靠近夕四郎的睾丸,这座城市也试图攻击。

  各种强大的武器攻击着他的睾丸,可夕四郎只感受到了轻微的瘙痒,这次攻击用尽了他们的全部手段,但只是为夕四郎送去快感。

  夕四郎和碎蜂并没有介意他们的举动,因为很快他们的生命就要被夕四郎那闷热的汗津津的睾丸圧碎了,他们一生所做的一切都将被他们用来娱乐。

  碎蜂正准备把它們抹在夕四郎的睾丸上,然后磨碎,她先用手轻轻地托住睾丸,然后开始挤压和按摩,每一次冰凉的触感意味着有座城市被摧毁了。

  “主人你的睾丸又开始出汗了欸,这些城市要被主人这的睾丸压碎了哦~你感觉有多少人已经被压死了?他们活到现在一定没想过他们会被主人汗淋淋的睾丸压死呢~”

  带着笑容的碎蜂一边摆弄着手一边对夕四郎说,同时舌尖也舔上了夕四郎那兴奋和变硬的肉棒,她能感觉到阴囊内的涌动,刚才它屠杀了大量生命,而生命的起源却由此产生,那些人的生命只是被用来帮助巨大的睾丸产生更多的精子罢了。

  他仰面躺着,享受着女孩在他睾丸上磨碎城市和舔舐肉棒的感觉,碎蜂左手开始轻揉他的睾丸,冰凉的触感和万物分裂的感觉使睾丸发痒,他闭着眼睛不看光幕猜测她手中的城市有几百万小人在的睾丸下瞬间被摧毁和消失。

  小人们的意义只是用被用来按摩他的睾丸,他那巨大的肉棒勃起后直指天空,穿透云层,当碎蜂从底部舔到顶端时,巨大的肉棒颤抖着,没过多久,夕四郎的肉棒在双重爱抚下舒服地射精了,精液喷发并飞溅到整个大陆,摧毁了数个城市。

  “哈…哈…碎蜂队长的嘴巴…好厉害…”射精完成后的夕四郎躺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看见光幕上仅仅是因为自己溅出几滴精液而上升的死亡人数,本来有些疲软的肉棒再次坚硬起来。

  前戏做完了,就当小人以为这对巨人对他们的蹂躏结束了而松了口气时,却惊恐的发现两人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

  唯一的希望磨灭了,本来处于绝望中的小人们看见了希望,可希望再度破碎,让小人们陷入更深地绝望之中。

  没有理会小人们的心思,夕四郎和碎蜂换了个身位,准备开始正事。

  夕四郎深呼吸一口气,生怕弄疼碎蜂,将碎蜂用嘴润滑过的肉棒慢慢地轻轻地插入碎蜂已经湿润的小穴。

  敏感的小穴肉壁被夕四郎的滚烫肉棒灼的一抽一抽的,随着挤压,少年的肉棒清晰地感觉到了少女小穴的纹路。

  此刻少女仰躺着,少年托着女孩的腰间,直到龟头受欢迎似的被挤到了里面。

  “噗叽~”少年的肉棒完全伸了进去,顶到了女孩的子宫,仅是这一下的插入而产生的强大冲击波传到了附近的地面上,击垮了一整个恰好在附近的城市。

  “碎蜂队长,舒服吗?”夕四郎一边说着一边又抽插了几下,“哈…啊…主人的肉棒…舒服…”碎蜂已经爽的都不会思考了,甚至都开始流起了口水。

  少年本来想温柔一些的,然而少女紧致粉嫩的小穴实在是太棒了,促使着他的下一次扭腰,肉棒再次再次猛撞进去。

  随着他们的动作,山脉遭到了破坏,城市被粉碎,数百万的人也因此丧命,粘稠的液体从他们的胯部流向各处,毁掉了他们身下残留的部分城市。

  “噗呲,噗呲…”少年的理智已经被快感所吞没,穴中的肉壁摩擦着自己的龟头,更别说他只是仅仅顶下就能杀掉数百万人。

  碎蜂也配合的扭动腰肢,迎合着夕四郎的动作,让他的肉棒更加舒服。

  在小人的视角中,少年的肉棒在小穴壁上摩擦而获得的快感是以他们同类的生命为代价的,就好像他们只是垃圾一样。

  然而,当少女的小穴紧紧吸住他的肉棒时,他的肉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热更硬,那些只因性行为而死亡的小生命不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了。

  躺在地上的少女的背部,手臂和后脑勺摧毁了多个城市,也杀害了几千万人,而她正在向少年露出令人欲罢不能的微笑,他已经不能去想除了少女以外的任何事情了。
  
  他们腰部有节奏的运动让地面开裂了,满世界都是他们粘稠的液体和做爱产生的下流声音,淫靡的味道在空气中传播开来。

  汗水和爱液从他们身上流下,先走液浸透了他们周围的世界,冲刺运动运动变得越来越快,在没办法好好控制自己灵力的情况下,夕四郎的体型越来越大,相对而言,碎蜂越来越小,直到在夕四郎眼中碎蜂变成了飞机杯的大小才回复了一些理智。

  由于夕四郎变大,导致他周围的地面上再也没有完整的城市了,对于剩下的幸存者来说,冲击波将他们毁灭也只是时间问题,到目前为止,伤亡人数已经超过了百亿。

  夕四郎就像使用飞机杯一样双手握着碎蜂来回抽插,就这样过了十分多钟,伴随着“噗…噗…”的身音,大量的精液注满了女孩的小穴,她的肚子也随着精液的注入涨的滚远,还有许多精液从她口中“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流出来的浓稠的精液轻易地冲走几十个城市,数个国家被淹没,“让碎蜂队长立刻恢复。”

  有些疲倦的夕四郎躺在地上通过支配契约给碎蜂下达了命令,本来肚子胀圆神色涣散的碎蜂立刻恢复了过来,“舒服吗,碎蜂队长?”

  “舒服…”碎蜂红着脸小声说道,“碎蜂队长表现很不错呢~那给你一个奖励吧,等下想看我怎么玩弄这些小人呢?”

  “主人,这边已经没什么小人了~”夕四郎现在的体型已经有十分之一个星求大了,刚刚往地上一躺基本没什么小人存活了。

  “这还不简单嘛?”夕四郎手指轻轻转了转,除了躺着的地方,之前被毁灭的城市与死亡的小人都复活了过来。

  复活后的小人们许多都还是懵的,但听见夕四郎的话后,又开始绝望起来,难道自己真的只能是人家的玩物来吗?

  以后世世代代永远都要过这种被玩弄抹杀的生活嘛?

  一时间,所有小人对于未来都感觉无限绝望。

  “碎蜂队长?你提要求吧~可以让你选择四种玩法哦~”

  碎蜂倒是忘记了这件事,随后仔细想了想“想看主人坐在椅子上用脚玩弄他们,再变大用脚趾玩弄星球,在每个脚趾下方都复制这个星球然后踩爆,最后用乳头摧毁这个星球,主人你看这样行吗?”

  “当然可以啦~”夕四郎有些宠溺的握住了小碎蜂站了起来,变出了一把椅子坐了上去,碎蜂则是漂浮在夕四郎双脚周围看着。

  夕四郎抬起了右脚,并用控制权控制着小人的城市聚集在脚下,在碎蜂的注视下缓缓踩了下去。

  “咚!”褐色足直接踩入城市中,一下抹杀了数十亿人,一脸满足的夕四郎仔细感受着脚底瘙痒的感觉忍不住扭扭脚趾,接着开始左右碾动起来。

  随着碾动,岩浆开始渗出,有些好运的小人没有变成褐色巨足下的肉酱,却被熔岩灼烧殆尽。

  “什么嘛?这么快就没什么幸存的了~”夕四郎撇撇嘴,又宠溺地看向漂浮在自己脚边的碎蜂,用脚趾戳了戳她的小脸,“第二个玩法了哦~”

  碎蜂这才反应过来,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哦…哦…”夕四郎捧起碎蜂,之后和她一起慢慢变大,直到这颗星球对于夕四郎来说只有一块糖果那么大。

  碎蜂这次蹲在夕四郎的脚边,仔细看着,夕四郎依旧是坐在椅子上,张开脚趾包围住这个小星球,然后慢慢的合并。

  再次将小人们复活,他们似乎已经认命了,可四处张望一下,并未发现夕四郎和碎蜂,“他们…他们确实是走了?”

  一个小人询问旁边的人,但刚复活的他们依旧一无所知,就在他们以为这两个巨人真的离开而狂喜之时,许多人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你们有没有觉得温度好像升高了,而且空气中还有股脚臭味?”一个小人询问附近的人,他们都感觉到了,此时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他们的心头。

  随着夕四郎慢慢地将两根脚趾合并,星球上的光线也越来越暗,温度变得极高还有浓烈的脚的味道。

  “那个…那个是什么!”突然,有个人指着天空惊恐的吼道,其余人也纷纷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他们所居住的星球的两侧居然多了两堵巨大的褐色肉墙,而且肉墙还在彼此缓缓靠近。

  “这…这不会是他的脚吧…”有个人想到了一种猜测,随后,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他们知道,反抗也绝对不会有效果,还不如摆烂。

  随着夕四郎两根脚趾不断贴近,终究还是夹住了这颗星球,当他的脚趾再次卷曲在小星球上的时候,瞬间抹杀了90%以上的生命。

  在这颗星球支离破碎之前,他先松开了夹着小星球的脚趾,然后张开脚趾,让他们的星球滚到了脚趾缝中的更内侧。

  他开始扭动脚趾,慢慢地脚趾间滚动地球,每一次滚动都会磨损它的表面,并会造成大量死亡,直到最后只有一小部分的人口还活着。

  最后他略微用力将两根脚趾合并,立即结束了所有仍然留在那里的人的生命,夕四郎轻声笑了起来,又扭动着脚趾,享受着整个星球被化为尘埃的感觉。

  他站起来,想要找自己的木履,可是他已经太大了,很难才能找回来,很快他干脆让丢失的木履变成适合他的大小,而小星球被木履托起在大脚趾位置,夕四郎直接穿了进去。

  小星球被压在了夕四郎大脚趾之下,随着夕四郎缓缓加力,这颗星球立刻被踩成了渣。

  “禁止自慰!”夕四郎注意到了旁边正在自慰的碎蜂,立刻命令道,碎蜂赶紧低下头,手别到来后面。

  “碎蜂队长,最后的玩法哦~”夕四郎又变大了一些,看着本来如同糖果大小的星球,现在是只有绿豆般大小了。

  他控制着这个星球移动到自己的乳头前,“呵~可悲,整个星球的生物居然没我乳头大呢,太弱了~”

  他用乳头撞了上去,几乎没什么感觉,这颗星球就被压碎了。“没意思,连感觉都没有。”夕四郎撇撇嘴,不屑地吐槽了一句,随后就带着碎蜂回到了尸魂界。

  半年后,两人举行了婚礼,这夕四郎和碎蜂终于修成了正果,碎蜂也就是从这时起每天和夜一夕四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全书完)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补档 
主题举报客服

论坛讨论①群:
Macrophiliafan论坛 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论坛 ②群
论坛讨论③群:
Macrophiliafan论坛 ③群
论坛讨论VIP群:
Macrophiliafan论坛 VIP群
工作时间(周一-周五):
18:00-22:00
工作时间(周末):
12:00-22:00



新人须知


尊敬的论坛用户:

由于以前论坛域名在移动网络下无法访问,目前已经启用备用域名www.52gts.com,原有老域名www.macrophiliafan.vip同时使用,但会跳转到新域名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